开裆裤o

第一个崽

国庆放假一个星期,感觉十月一下子就过完了。

从家里回来之后感觉好多了,但是最近好像又不行了,心态又有点崩。这件事还有一个可怕的地方是什么呢,那就是它让我更加怀疑“好人有好报”。好难受,我的生活里,太多占便宜、好吃懒做、厚脸皮的人活得特别好,循规守矩、心软善良的人却总是要被烦心事缠上。对,我说的就是我的亲戚。爷爷你这么为别人着想,得到了什么呢?我一直耿耿于怀。

好想有人来开导我一下。或者有什么能自我开导的方法也行。这是个死胡同,我怕我走不出去了。

刚刚去超市,看到好多好多的香皂,想起来爷爷给我的好几盒羊奶皂我还没用过呢,突然心态就崩了,眼泪一直在眼睛里打转。心态真的有点崩,我想我在这里是在干嘛呢,想留住的人也留不住,孝也尽不了。好难受,好想他。生老病死,怨憎会,爱别离,求不得。我一直觉得最让人难过的就是死,人死了就什么都没了,分手了还是会有见面的机会,可是死亡就是让生生把人分隔在两个世界,永远都见不到了。

可能迷信还是有用的。我本来是不信这些的,可是现在发现,大概这也是人们的一种寄托。从小受科学教育的我,相信人死后没有魂魄没有思维意识,死了就是死了,什么都没了。可是这真的让人很难受啊,怪不得有些人要相信死后会变成灵魂变成鬼,会继续看着人世间的一切,因为只有这样,才能通过烧香、祈祷、供奉、扫墓等等活动来和亡者进行虚无缥缈的对话,把自己无处抒发的思念都寄托在上面。相信着,他还在看着我们,烧钱给他他也能在那边花,供奉的酒食他在那边也能吃。告诉自己,他只是去了另一个世界,他并不是完完全全的消失了。我活了这么多年都是一个唯物者,突然要我相信这些东西,我根本做不到,于是也更加痛苦。他们带着至诚的心灵去烧香供奉,我也想烧香,我也想给他买点吃的用的,可是我却清楚地明白这是无用功。他再也看不到了。这个无情、冷酷的事实。

若是人死后真的还有灵魂,那爷爷您给我点提示好吗?想了想又觉得算了,还是早点去投胎享福吧,这种人世间也没什么好看的。

国庆回了一趟家和家人团聚之后,似乎就没有那么想他了。已经两个月了,过得好快啊。外婆家里好多东西都坏了,灯、电视、风扇都坏了,舅舅也不去修,甚至还有老鼠跑进来了。一切都变得衰败。小时候在外婆家,采光又好又干净。房子也慢慢变老啦,因为照顾它的人在慢慢变老。

同时,回来上班也很难受。每天都没有干劲,饭也不想吃,也没有什么盼头,下班也是孤零零一个人。很想和家人在一起,但是得等到过年了。

刚来到这里实习的我,当时和爷爷打电话时我的心情是怎样的呢?预料不到一个月后的这场悲剧,还怀着对未来生活的期望。好想问一问那时候的自己,你知道过不了多久爷爷就要走了吗?可惜,再也回不到过去。

中秋快乐呀。

妈妈说她昨晚不知怎么回事没睡着,到早上五六点才睡着。

我心想,是不是爷爷想你了啊。到中秋啦,是团聚的日子。少了一个人的中秋节。想到这里,又忍不住掉泪。中秋节啊,他却一个人躺在那么小那么冰冷的罐子里。

他再也回不来啦。他的背影会越来越模糊,就这么远去。

昨天第一次和同学去关内玩。中间偶然提到我回了一趟家,同学问没出什么大事吧,我就忍不住告诉她了。心里真的很难受,很想和别人倾诉这种感觉。这是第二次告诉别人这件事,但是都没有达到我想要的效果。她听说了爷爷意外去世的前因之后,就说:这不是自虐吗?我第一次听到别人这么说他,一下子愣住了不知道该说什么好。不是的啊,我说了这么多导致最终事件发生的因素并不是想说他,我想表达的是,其实这些因素完全是可以避免的啊。有人去接他的话,他又怎么会一个人倒在那里呢?知道他经常去大姨家送东西的话,我们就会阻拦他,怎么会让他一次又一次的跑腿呢?没有人买菜,我们就应该买好了送给他们,怎么能让他们自己去买菜呢?同学说,老人家都闲不住,拦不住他们往外跑。可是家里好玩的话,谁会大热天的往外跑呢?我把这个伤口挖开来,讲给旁边的人听,只是希望能提高他们的警觉性,希望他们能更切实地关注老人,而不是嘴上说说,再次导致悲剧的发生。可能我嘴笨吧,说出来的话表达不了我的中心思想。不过也是,一个自己都做不到的人有什么资格去要求别人这样做,太没说服力了吧。


今天公司给九月过生日的人发生日礼物,我想看看日历自己是哪一天过生日,一看发现原来今天就是我的生日呀。我都忘了。今年等不到爷爷打电话祝我生日快乐了。再也不会有这样一个人,每年都在日历上写下我的生日,在我生日这天打电话祝我生日快乐了。来实习之前去外婆家的时候,因为过生日时我不在家,他就提前拿了两百块给我。

真的是这样呀,从一开始的无法相信、难以接受,到现在每每意识到他不会再回来了的这个事实。他就这样一步步离我们远去。

妈妈今天也没有打电话给我,可能她也忘了今天是我生日吧。这是第一次吧。

好想找人聊天,心里空落落的。好想找小伙伴去玩。好想回家。好想回到从前。其实我挺耐得住寂寞的,只是有一点点想找人说话罢了。

经过这一次,我深切感受到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生活啊,自己的儿女也是,除了伴侣,没有人能陪你一辈子。伴侣走了,留下来的那个人要怎么办呢?旁边的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家庭和生活了,明明是亲人却好像融入不进去了。



每天都会想起你。早上八点出门上班时,太阳就已经这么毒辣。总会想到那天八点多,你一个老人家,没吃早饭,提着那么多东西,怎么受得了这种热度。每每想起,都想掉泪。我得了年级第一啦,你听到了的话,肯定会很开心吧。为什么不再等一等呢?每次回去你都要夸我,夸我学习好,夸我是才女。你也很厉害啊,你是书记,是工会主席。可是我从来没夸过你,也从未想过了解你。你的工作照都是在你走了以后才被翻出来,那是我第一次见你工作的样子。还有好多话想和你说,可是你都听不到了。

再一次认识到自己是个自私冷漠的人。可是为什么每次明白这一点都让我这么难受呢。我不想当这种人。我在努力改善了,可是好像没什么进步。有这么多对我好的人,真的很感谢。可是光是心里说感谢有什么用呢,让他们感受到你的谢意啊。真是给脸不要脸呀。对不起

你说,你对别人这么好有什么用,为了这么一群白眼狼,就这么走了,多难受啊。兴许是寂寞吧。明明在同一个城市却只能在逢年过节时得到他们登门看望的机会。明明有那么多子女,却连生病了都不敢说,怕麻烦子女。到底是子女还是债主呢?子欲养而亲不待,你不要走好不好,好想你。
你走了以后,那段时间的日子都是以那一天为基准的。你走的前四天,我拿到了人生第一笔工资,还没来得及给你尽孝,哪里想得到四天后你就走了。你走的前两天,是七夕,到处都是恋人们的气息。你走的前一天,我去超市买了菜,准备第二天做葱煎蛋。
不管走到哪里都会想起你。到医院看到救护车也想起你,看到宣传栏贴的“有心脑血管疾病的老人夏日不宜外出,容易中暑”也想起你,今天去超市买东西,看到那些菜、饮料,也总是想起你,想起你每天早上总要去超市买好多好多菜,想起每次去外婆家时你总要开饮料给我们喝,可是我已经不是小孩子啦,不喜欢喝那么甜的饮料了,上次喝的饮料都没喝完,你说等下次我们回来再喝。可是没有那个机会了。想起你走的前几天买回来的七斤多的绿豆,不知道你一个老人家是怎么提着它走出超市、穿过马路、提上六楼的。今天收到银行祝我生日快乐的短信,想起你在日历上记了全家人包括女婿们的生日,每次都会打电话祝生日快乐,我的生日快到了,却再也接不到你的电话了。
路上看见天、看见云也会想起你,因为你已经看不到这些了。分别终会有相遇,可是离世是多么令人绝望啊,它让我知道,我再也见不到你了。
哭有什么用呢,哭能让你回来吗。

离开家乡好像就能远离一切,远离爷爷已经不在的现实一样。这件事本来就很不真实,我连他最后一面都没看到,上次见到时,还是好好的一个人,突然就说人没了,赶到时只看到他躺在殡仪馆的冷冻床上,青白缩水的脸,一点也不像他。回到外婆家,他的报纸还整整齐齐叠在那儿,家里处处都有他生活过的影子,仿佛他只是出了个远门,到时候还会回来的。你回来吧,我好想你,你快回来啊。在殡仪馆看着那棺材,我真希望诈尸是真的存在,真希望他能突然坐起来,像某些新闻里说的那样,只是诊断错误,其实他只是晕过去了,其实他还活着。但是我发现棺材是冷冻的,下面还插着插座呢。他大概是不可能坐起来了。
怎么可能就这么走了呢?“死者不是突然离开的。在葬礼上痛哭只是一个开始,人们在以后生活的某个场景里会再次想起他们,然后这种想起会越来越少甚至最终不见。死者是慢慢地,慢慢地转过身去,最终消失在记忆里。”是吧,可能要在漫长的一段时间里,体会到一个人消失的空虚,才会意识到:他是真的走了啊。手机还有他的电话号码,相册里还有他的照片,怎么就没了呢?爸爸他们把爷爷走的那天身上携带的钱分给我们这些小辈,这是子孙钱,拿着这一百块钱时我真的好难受啊,他当时贴身携带的钱还在这里,怎么人就没了呢?火化前一天我还愣愣的,想着,可能等到火化之后,就能意识到他是真的走了吧。可是我看着他被推进炉子,看着一坛骨灰出来,还是无法承认,这么大个人,就变成那么一坛骨灰了?就没了?没了?我真的无法把那坛灰和他联系到一起。